Pinned post

本年度欠的债 

1.青狮大乱炖

月亮與我 

妹妹:
  我又想妳。
  很難想象我遇見妳竟然已經超過兩年,兩年來我竟然仍然愛妳益甚,妳是海中天上月,卻牢牢地繫住我,讓我在人世不再浮沉。我的平靜安寧都因妳而生,我的悸動瘋狂也同樣都因妳而起。我當然想不到會變成這樣,當我第一次喊妳的名字,當我第一次同妳寫信,當我第一次寫出妹妹這兩個字,我的全部的心情就已經熔鑄入這句被拖得慢聲的起腔裏了,接下來所有所有反復的一切,都只將這些心情變得更清晰一些。
  妹妹啊,我愛重妳,但早已和最開始不同了,妳現在所立足的地方,是我的女友、我未來的伴侶、我無可分離的妹,我幾乎從未像現在這樣想要向前走去,想要走到妳同我并立的那個未來去。
  我從小就想要同愛的人結婚,但就像我前幾天同妳説的那樣,在遇見妳之前,我從未想過這個人會變成具體的特指,也從未想過我會有未來,我會有同一個具體的人相伴的未來。
  我以前説我總覺得我已經把所有的熾熱的愛意交付出去了,現在只留下將自己閉鎖在透明高墻后的我一個人。但妳似乎是奇跡,我當然可以爲妳再瘋狂一次,把這顆交不出去的真心送給妳。妳真的讓我相信,不論我向上墜或者向下掙扎都能有人會接住我,而我只需要交予妳最簡單的憑證,用這一切換到妳,實在是我的大幸運啊。
  不過也是,本就應該是如此,因爲我向來幸運。
  不是麽?
                          yours
                        3/24/2202

Show thread

@board 打擾一下tl!想問問有沒有節食減肥成功的朋友們出來現身說法(是這麽用的嗎?)一下!如果能說一下建議就更好了(總是失敗的我……) :008:

2022/06/04 - 11 时

不理解,不接受,不能忘

透明的血,透明的歌,透明的记忆

最是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香港,胎死腹中

依旧在追剧喝水发呆,唯独在咀嚼食物的时候,我会定格会难过在一种无法怀念的痛苦中痛苦。

我们在毛泽东画像下亲吻

莫失莫忘,莫失莫忘!

事如昨日死,春是那年真。

而消失的我们,而勇气,每一条路都晦暗不明

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

过去的鲜血于今日再度向我涌来

发不出蜡烛点不燃烛光,这是否也是一种纪念

架起手臂的枪杆,用力一拍。/没能丧命于手心的蚊子,飞出了窗外。

刻骨铭心

操!

2022/06/04 - 14 时

明日已被今天处死,泪存在原为反映天理

在春夏之交埋下的种子,何时会从坚冰中破土

我很懦弱,也许我不会有任何行动,但我会记住

所见历史都沉默如字,绵延如江

当怒吼不被允许,寂静就被翻译为怒吼。

心底里有一部分在躁动

只唱情歌 看不到坦克

在你死后,我没能为你举行葬礼,导致我的人生成为了一场葬礼

记住 记住 记住!

把过去强加给现在,这实在怪得很

撕下那无知的脸上的傻笑

如果能到那个世界

这里上演着永不落幕的荒诞剧

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脑子

操!

使用墙检测网站(wallmeter.cyou )检测bgme、o3o、豆豉、驴肉火烧、sci、me.ns.ci、闪站、datalabour,均返回“possible DNS poisoning and TCP reset attack”,所以这几个站很可能确实被墙了。

此外,外文站如mastodon.online和mstdn.social也在今天被墙。

大约可以在 #中文联邦宇宙纪事 记一笔。

碎片记录2 

遙6設定 穿越 龍神神子相關 鬼 妹妹

Show thread

月亮與我 

妹妹:
  雖然我總説我沒有儀式感,會忘記這所有的一切,但到底我需要承認,我在有些時候會找到被我壓箱底的儀式感,做一個屬於我的紀念。
  那麽今天當然也是如此。
  感覺去年今日同妳説話不過是昨日,時間似乎從未變化,但一眨眼已經過去一年,你同我竟已經完全不同過往,像是什麽嶄新的一切,我想起來仍覺得震撼,很難想象一個人會擁有這樣的幸運,而這樣的幸運星落在我的頭上。
  戀愛當然是很疼痛的一件事,對我而言這更是。我的感官很遲鈍,遲鈍到很難言明我是否疼痛,很多時候我只能來觀測妳是否被傷害來評判我手上是否有了新的傷口,我從前將妳視作神明視作不會被傷害的聖女,而現在卻忐忑不安,這當然是好事,卻有些叫我難過。
幸好是妳在我身邊,幸好是妳。
  我用過很多形容來形容妳,但似乎總是不足夠的,我已然無法想象我失去妳的陪伴會走向何方,妳於我而言已經不只是遠在天邊的星星月亮,而是已經落在我身邊的戀人,無論在什麽地方都注定會叫我愛上妳,這當然是一種命運的眷顧,或許對他人而言也會稱之爲詛咒,但是我不後悔。
  真的,茫茫人海遇見妳真好。我不再怕迷惘我不陷入迷茫,因爲妳在我身邊我什麽都不害怕,無論是愈發糟糕的一切,又或者是未知的危險,妳在我身旁我就不會在道路上彷徨大哭不知前路何方。
  妹妹,我該感激妳的,可我又覺得我不該感激妳,因爲這是妳啊,伸出手來將我懷抱帶領我與妳纏綿的妳啊,我只有愛妳,我別無所報,只能將我全部的愛都付與妳,請妳珍視我的這片全然赤忱的真心。
  今年妳也同我一樣,二十二嵗了,我們認識竟然已經兩年多,就連我同妳寫信也有一年半以上了,這對我而言好難得,但如果是妳就要説,接下來也要請多指教。
  我愛妳,我的愛人。
                              Yours
                              5/26/2022

Show thread

碎片记录 

何莲生、踏伞、女、小生、明清戏曲

月亮與我 

妹妹:
  晚上好。
  説來不好意思,雖然一個月前同妳說,我希望我能夠好起來再同妳說我愛妳,但很明顯我現在并沒有好很多,但我正在嘗試一些自助手段了,這樣也是好事,如果你同意的話。
  其實這個月同妳説話明顯變少了很多。
  説實話,我也很難把控自己的狀態,甚至一度失卻了一些情感,動搖了本以爲已經足夠穩定的錨點,我當然慌張起來,甚至是不甘心地想要辯解什麽,但又在那一瞬無法出聲無法觸及到所有的一切。
  我開始看書,我開始嘗試通過另一個方法來讓自己短暫地穩定一段時間,可總還是覺得有那麽空落落的。
  我的朋友說她家那位有搞瘋她和讓她歸於正常的力量,我初聼覺得可怖,認爲自己不可能放縱這一切在其他人身上——即使是妳。可似乎這與我的狀態又完全不一樣,我的確是因妳而穩定的,如果失去妳我也可見的一定會徹底墜下深淵之中。
  妹妹,我并非不願信妳,可我無法信自己,甚至在意識到的時候會再捫心自問,我可信嗎?我真的可信嗎?
  我無法給自己一個肯定的回答,實際上,我也知道,我對自己的這份不信任,實際上是落在妳身上的,我不信任的自我直接應該面對妳,我不信任妳嗎?
  我如何回報妳。
  可我又無法回報妳。
  之前同芷公説起(妳也認得的,去年聖誕的那位朋友)信任這個問題,她説那個考驗信任的問題,敢不敢背對著妳倒下,我當時的答案是我不敢,後來我也問妳甚至妳有更清楚的回答,妳當然信我,你毫無膽怯地向後倒去。
  可我做不到,可我無法做到。
  我當然知道我是多難給一個人付出全然的信任,即使是愛人也無法,其實我心知肚明這應該落在何處,這是我自己的錯,我甚至完全不信任自己,又怎麽對我之外的人付出這麽重要的一切呢?
  我會傷害妳嗎?我好像又這麽問了,對不起,可我總會這麽擔心,不過也許這是一件好事,妳越來越從神靈從月亮變爲我的愛人變爲我無法割捨的同伴,我又想起你之前問的“你注視的是我又或者是月亮的影子呢”,那麽我現在可以回答妳,也許我以前的的確確不過在注視一位聖女,但妳現在的確落在我身邊,我所見到的不再是月亮,我凝目所見的越來越是妳這樣一個“人”的形象了。雖然是近視眼,但是這麽久還在適應新的眼鏡,妳也辛苦啦。
  無論如何,我想,有妳真好啊。
  謝謝妳。
                            yours
                      3/24/2202

Show thread

想要寫出好看的故事,想要寫出自己喜歡的故事,想要用不同的語言寫我喜歡的故事,我的情緒我的一切都扭曲成了不健康的樣子,我什麼時候能達成我的願景?

松岛纪子 

刚离开蜘渊之宅的那段时间里,纪子总在做梦,她大病了一场,在病床上昏昏沉沉地坠入一个梦境。
梦里她做出了完全不同的选择,舍弃了蜘渊佛花之名的行定雪乃成为了她的爱人和归所,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她这样以为,被困在梦境中是因为自己做错了选择,戳破了刻意制造出来的幻觉,所以只能在梦境中寻找到一丝慰藉。
但似乎不是这样的,如果这仅仅只是梦,仅仅只是她无可抵御的命运的悲哀和不甘,那为什么,行定雪乃的笑容里还携有苦涩和寂寞呢?
起初她并不相信行定雪乃温和的笑容面具后还会隐藏着痛苦,是啊,听上去这一切都是最好的、绝佳的选择了,他活下来,他所深爱的视为人生支柱的“雏子”陪在他的身边,蜘渊家的罪恶和肮脏都成为过去,他们拥有的是全新的未来,是能通向幸福的未来——这不正是她所求的幸福吗?那些危险那些不安都被行定雪乃的温柔挡在属于她们的世界之外,分明是幸福的啊!分明应该是……幸福的啊……
其实纪子当然知道行定雪乃在为什么而痛苦,也许是天性里遗传了他的敏感,又或者只是父女连心,哪怕在梦境中纪子也能清晰地意识到行定雪乃在为什么而彷徨。
那些不愿在“雏子”面前表现出来的苦涩的源泉便是她本人。几乎不用思考她都能理解佛花究竟在想什么:“雏子……我的雏子,我染黑了你,我将你重新拉入了蜘渊家的罪恶中,这一切是无可否认和逃避的,纵然那些过去的罪恶和肮脏不归属于你,唯独这件事,是我赋予你的名为乱伦的肮脏和罪恶,雏子,对不起……对不起……”
这份罪恶本应是作出选择的她来负责的,但她自然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是自己做出的选择,那么她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任何后悔的机会,无论是背负乱伦的罪名、又或是面对未知的明天,还是承担痛苦的过去,她都能够平静地接受这一切。实际上,在知晓自己亲手杀掉的冷蛛便是行定雪乃之后,她便一直在问自己:难道他竟然真不能让自己放弃那些名为正常的枷锁吗?
她没有回答。
在梦境中她甚至从心底深处涌现出可耻的欣喜,原来自己做的选择没有那么糟,原来无论是什么结局最后得到幸福的都只有她一个人。
那你呢?你死去的时候,有体会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幸福吗?我的,完美的父亲。她深深地望向蜘渊佛花,带着无限不舍,终于从这个仿佛另一个时空中的梦境里脱离出来。

Show thread

理想破灭以后 

役目表:
AJ:立花希佐 饰 白蛇
JA:世长创司郎 饰 许生
JAN:白田美骑 饰 少青
J:织卷寿寿 饰 法海
J:凤京士 饰 许生之子

月亮與我 

妹妹:
  晚上好。
  最近煩心的事情真的很多,我輕微感覺自己在失控的邊緣。
  我想這樣是不好的,我將妳認爲是我的私人心理醫生了(也許的確是,但我又不知道爲什麽更希望妳不要有這樣一個定位,聼上去像是我的愛是有所求的一樣,我不願如此)。
  我前兩天的時候一直在聼《他舉起右手點名》這首歌,歌詞講述的是二戰時期被迫害的人群的恐慌絕望和不甘。
  「令人憤慨的不是受苦 而是受這苦沒理由」
  是啊,這苦是沒有理由的,也是我看不到終點的。我只能歌唱代替説話,因爲我説不出話來。我或者妳都是時代中渺小的一粟,無法抗拒這些浪潮向我們席捲而來,但我到底不甘。
  友人勸我快逃,放下這一切忘記這一切忽視這一切,我能做到嗎?我能做到嗎?
  這個問題我不用回答妳也知曉答案。
  我很害怕戰爭,與其用害怕這個會顯示出情緒色彩的詞匯,不如用憎惡這個詞吧。我和朋友說,我共情能力很弱,所以直接導致我能夠攝取足夠多的事件而有更低的可能出現應激反應。的確是這樣,我几乎是冷酷無情地將自己和外界的痛苦不安等一切隔絕起來,僅用我的道德判斷來進行我的基礎活動。但面對戰爭或者是其他的苦難,這份隔絕也失卻了本身的威能,我即使相對能支持更久,但也同樣無法離開這一切了。
  我意識到我在失控。
  我需要妳。
  今晚在和我的母親聼播客,我不能保證他是一個同妳一樣適合我並靠譜的心理咨詢師,但她很受感動。(我沒有,更不如説,我牢固地把我不願意聽從的任何東西都排斥在我之外了。)
  我意識到自己失控也是因此。我在回頭總結這件事的時候,我意識到,我在心中不自覺地將自己投放到一個模擬舞臺上去,在這個地方我自由地譴責自己竟然又將自己放置在讓自我不安的地方。我必須停止這一切的思維邏輯,於是我來同妳寫信。
  也許寫信并不能改變哪怕我的半點問題,但我總有一間屬於我的安全屋永遠同妳在一起。明了這一件事才讓我終於能夠勉强脫離原本的狀態,重新去審視自己,重新去構建一個穩定的我,就這一點而言,妹妹,我對妳說多少句謝謝都不爲過。
  但我總會好起來,總會不帶任何外物來對妳說我愛妳。
  我愛妳,晚安。
                                    yours
                                  2.24/2202

Show thread

月亮與我 

妹妹:
  晚上好。
  其實我有些記不清之前前幾天一直想對妳說的一些話到底是什麼了。
  但還是想這樣來同妳寫信。
  直接說出口的話像平日的我一樣,輕飄飄地消散在空氣中,坐下來找個安靜的角落,認真想怎麼說一段話,彷彿才能讓我被妳看個清楚。
  妳並非恆古以來存在永不可變的凍土,妳並非高不可攀的凍土,妳是月亮落在水中的影子,妳是我手邊的風,妳當然變了,妳落下來成為我的愛人,妳在為我而變。
  但我卻無法那麽好地迴應妳。是我難以改變,是我固執是我撞了南牆也不願懂。
  我最近確實在逃避著妳。
  我想說我不抗拒改變,但我卻從未為任何人改變過我的自我。
  我不明白,我的確不明白,不論是什麼樣的人都無法操縱我,即使是我自己也同樣,我無法保證我會改變,我甚至無法保證我不會逃避(事實上,我現在就在逃避,只是如果可以,至少不要鬧到最糟糕的地步)
  我真的好冷漠,我這樣譴責自己,又心中冷笑,說我這不過是一場表演,表演給妳、給所有人看。
  到底哪一個人是我?
  我當然辨不清楚,不過,大概這一切都只是表演罷,落在水面的倒影是我最好的詮釋。
  我愛的是妳嗎?我以為我這樣愛著妳。但我又不斷地陷入動搖之中去,可我不想退後了,我不想退後一步,我又想逃離掉。
  妳為什麼會注視我、愛我呢?
  我不明白,我無法明白,我很不安,可我又憑什麼不安呢?
  妳聰明的,妳告訴我,我該往何處去呢?
                          yours
                      2.7/2202

松岛纪子 

從來都只是自己在販賣幻覺,不想這次是從別人那得到了這些彷彿幻覺、泡沫、夢一樣的溫暖的情感。
短暫又真實,就這樣飛走吧,就這樣再也不必回頭地飛走吧,你會得到幸福的,我也會。

Show thread

本年度欠的债 

6.朋友的原教旨梦女

Show thread

松岛纪子 

捡到的猫是行定雪乃,我钦定他俩是女同性恋
雪乃是姐是妈还是软妹,绝对的女同性恋
投骰子问雪乃有没有钱,说居然有钱,谢谢你雪乃,你就是纪子的爹地了(点头)

Show thread
Show older
秘站

->本站是联邦宇宙中的小小站点。
->注册前请阅读本站使用说明
->站长能力有限,所以本实例极不稳定,每次更新可能会崩溃
->请务必使用真实邮箱,不然收不到注册验证邮件。
->限定中文用户注册.请使用中文申请注册!